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编辑:黑色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28 23:36:16
编辑 锁定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1863年创立于日内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独立、中立的组织,其人道职责主要源自1949年《日内瓦公约》。该组织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在全球80多个国家共有大约1.3万名员工;资金主要来自于各国政府以及国家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的自愿捐赠。宗旨是为战争和武装暴力的受害者提供人道保护和援助。
中文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外文名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荣    誉
三次诺贝尔和平奖
总    部
日内瓦
员    工
13000
发起人
亨利·杜南
缩    写
ICRC
地    位
国际四大组织之一
创建时间
1863
官    网
https://www.icrc.org/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红十字运动

编辑
国际红十字运动不是个单一机构。它是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联合会以及189个国家红十字会构成的。每个组成部分都有各自独立的法律地位并发挥着不同的作用,但都共同遵守在七项基本原则之下。
这七项基本原则包括人道、公正、中立、独立、志愿服务、统一和普遍。运动每个组成部分都尽力尊重和维护这些原则。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独有的人道使命是保护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受难者的生命和尊严,并为他们提供援助。该组织主导并协调运动各成员在武装冲突中开展的国际性援助行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立于1863年,它是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发起者。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
成立于1919年,它鼓励、协助并促进各国红会为最脆弱人群开展各类人道活动。该组织主导并协调各国红会为自然灾害和技术灾难受害者、难民和受卫生紧急情况影响的人开展的援助活动。
国家红十字会是其本国政府在人道工作领域的助手,负责提供包括救灾、卫生和社会项目等一系列服务。在战时,他们会援助平民并为武装部队医疗服务机构提供支持。
要想加入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国家红会必须先得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承认,然后加入国际联合会。运动章程中列出了获得承认的十项条件,其中包括在其本国立法中承认红会的自治地位、使用公认标志以及坚持七项基本原则等。每个国家只能有一个红会,而且红会必须设在独立主权国家的领土之内。
在2007年召开的第30届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因巴勒斯坦红新月会的地位问题而免除了最后一项条件。运动全体成员与日内瓦公约所有缔约国每四年召开一次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在其他时候,如需处理运动面临的问题时,也可以召开国际大会。由9人组成的常设委员会负责组织这些会议。常设委员会有5名委员是在国际大会期间通过选举产生的。另外4人是依照职位兼任的委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际联合会各占两席,包括这两个组织的主席。运动各成员与各国政府定期召开国际大会,这是人道事务领域所独有的。它反映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各国红会的历史和渊源以及国际人道法(尤其是日内瓦公约)的核心重要性。
在行动方面,运动通过了《塞维利亚协议》,理清各组成部分在不同局势中的作用和责任。“主导作用”概念旨在通过加强合作并消除工作重叠和重复来将运动影响力发挥到最大。运动在一线与其他非政府组织有很多合作,因此制定了行为守则来确保为战争和灾害受难者提供高标准的援助。虽然运动本身并不是一个组织,但它还是有自己的出版物《红十字红新月杂志》,该杂志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国际联合会日内瓦总部共同编撰出版。[1]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展历史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1863年到近代的历史可分为四部分:红十字创建初期,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1918至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发展规制武装冲突的法律以便更好地保护那些没有参加或不再参加战斗的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日内瓦公约》息息相关。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创建与初期阶段(1863 - 191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由1863年2月9日亨利·杜南等5人创建“五人委员会”发展而来的。亨利·杜南在索尔费里诺战役期间目睹战争带来的可怕后果,回国后撰写《索尔费里诺回忆录》并主张大力发展国际公约从而为在战场上受伤的人以及救护人员和战地医院提供保护并保证他们的中立性。
1863年2月9日,亨利·杜南与日内瓦知名家族中的四位主要人物一起在日内瓦创建了“五人委员会”八天之后,五人决定将委员会更名为“伤兵救护国际委员会”。
1863年10月26-29日,由委员会召集的国际会议在日内瓦举行以讨论如何制定改善战地医疗服务条件的可行措施。1863年至1914年期间,通过委员会日趋有效的行动,亨利·杜南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由于杜南先生为瑞士人,为了表彰其为国际人道做出的杰出贡献,用其祖国瑞士国旗相同图案相反颜色的旗帜作为这个组织的会旗,这就是红十字旗。
同时,委员会的建立和发展还推动了《日内瓦公约》和《国际人道法》的诞生。1876年,委员会采用了新的名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一正式名称沿用至今。
5年之后,通过克拉拉·巴顿的努力,美国红十字会成立。越来越多的国家签署了日内瓦公约并实际上在武装冲突中予以遵守。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红十字运动在国际上广受尊重并获得了巨大的发展,而国家红会日益成为志愿工作的场所。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及红十字总体而言——已得到充分发展。各国红十字会以从前难以想象的规模在后方提供急救队志愿者和更多支持,与此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其工作范围扩展至保护战俘。
它设立了国际战俘局——一个关于被关押者名单和救济包裹供应的中央信息交换所。[2]  当许多平民在敌人后方被切断联系之后,它还将为平民传递消息纳入其工作范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918年2月发起了一项呼吁,号召交战方停止使用有毒气体。[3]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历史:1918年至1939年期间
1914-1918年冲突被描述为一场“终结所有战争”的战争;红十字将工作重点放在了维护和平上,它开始组织起来向那个方向努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愈合不佳的伤口、经济灾难和民族主义的抬头导致了一些冲突的发生,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现自己既要在欧洲开展工作,也要在遥远的地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开展工作。它要面对越来越多的平民伤亡不断攀升的国内冲突。它所需要的法律基础是匮乏的,而且,尽管它尽力使政府采用新法律以保护平民,1939年之后法律的缺乏还是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仅拉丁美洲和数个中立的欧洲国家免遭战祸。在历史上,军用飞机使炮轰数百平方公里的敌区首次成为可能;平民中受害者的数目也首次超过了士兵受害者的数目。从一开始,希特勒政权就发动了一场旨在征服斯拉夫民族并消灭所有犹太人吉普赛人的种族战争。国际人道法包含规制战俘待遇的规则(1929年7月27日的《日内瓦公约》),但不包括规制平民人口待遇的规则。
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开展活动以保护和援助战俘,但它为某类平民——特别是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平民——所开展的工作却是非常有限,甚至是不存在的。
1945年以来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当欧洲——二十世纪大多数暴力的滋生地——努力建设和平堡垒的时候,世界其它地区则继续忍受着冲突的影响;一些冲突有了新的形式,自由战士、游击队运动和独裁政权占据了中心舞台。
为应对不断变化的战争所提出的挑战,并考虑到20世纪30和40年代的发展,我们需要新的法律规则。首先在1949年对《日内瓦公约》进行了修改和补充;1977年,两个《附加议定书》使其更加完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助起草了所有这些法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或多或少地参与了1945年之后这个时期的冲突,并对其中产生的人道问题具有独特的洞察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历史的最后一部分内容正在逐步更新,以介绍其工作的概况。[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20世纪90年代继续开展行动。1994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打破其一贯对媒体保持的沉默态度,公开谴责卢旺达种族大屠杀。虽然该组织尽全力想去阻止1995年发生在斯雷布雷尼察及其周边地区的罪行,但它也不得不承认“尽管已尽力帮助数以千计从城中被驱逐出来的平民,尽管代表们全力以赴地投入到现场工作中,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这场悲剧的发展所施加的影响极为有限。”
2007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再次公开表态,谴责缅甸军政府犯下的“重大违反人权的行为”,包括对无辜平民不论男女老幼实施的强制劳动、饥饿、谋杀等行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决策机构

编辑
2002年,大会决定调整指导委员会的结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管理机构由大会、大会理事会和主席团构成,全权负责制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关发展国际人道法方面的政策、战略和决议。这些机构监督该组织开展的所有活动,包括一线和总部行动以及目标和预算审批。它们还监督大会指导委员会或大会理事会决议的实施,并在监督委员会以及内部和外部审计单位的协助下来开展这方面的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由大会(最高管理机构),大会理事会(大会的附属机构,具有在某些方面代表大会的职能)和指导委员会(执行机构)共同管理。2012年7月1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新任主席[5]  彼得·毛雷尔正式上任。他的前任雅各布·克伦贝格尔先生在2000年1月至2012年6月期间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一职。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团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有一位主席和一位副主席。主席主要负责该组织的对外关系,在国际社会中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与指导委员会总干事密切合作,负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人道外交事务。在该组织内部,他负责加强组织凝聚力,保证运作顺利并促进发展。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员工团

1914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仅有12名雇员,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则有1900名雇员并有1800名志愿者作为补充。在两次大战,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则有1900名雇员并有1800名志愿者作为补充。,20世纪80年代一线员工平均人数达到500人,90年代则达到1000多人。
20世纪70年代起,每年有15%的员工流失,75%的员工工作不满3年 即离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员工来自多个国家,2004年平均约有50%的非瑞士籍员工。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指导委员会

指导委员会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政机构,负责实施和保证实施由大会或大会理事会制定的整体目标和组织战略。指导委员会还负责确保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正常运转和员工整体工作效率。[6] 
伊夫·达科尔(Yves Daccord),总干事
多米尼克·施蒂尔哈特(Dominik Stillhart),行动部主任
海伦·奥尔德森(Helen Alderson),财务与后勤部主任
夏洛特·琳赛-屈尔泰(Charlotte Lindsey-Curtet),交流与信息管理部主任
海伦·德拉姆(Helen Durham),国际法与合作部主任
盖拉尔多·蓬特兰多尔菲(Gherardo Pontrandolfi),人力资源部主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大会

大会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最高权力机构,它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所有活动进行监督。大会制定政策、整体目标和组织战略,并批准预算案和决算案。大会提名各部门主任以及内部审计负责人。大会由15至25名经原任委员选举产生的瑞士籍委员组成,具有社团性质。大会的主席和副主席也就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主席和副席。
彼得·毛雷尔(Peter Maurer),主席
克里斯蒂娜·贝利(Christine Beerli),副主席
胡戈·本齐格(Hugo Bänziger)
弗朗索瓦·比尼翁(François Bugnion)
雅克·沙皮伊(Jacques Chapuis)
贝尔纳·G·R·达尼耶尔(Bernard G.R. Daniel)
保拉·吉拉尼(Paola Ghillani)
亚历克西斯·凯勒(Alexis Keller)
于尔格·凯塞林(Jürg Kesselring)
伊夫·桑多(Yves Sandoz)
多丽丝·舍佩尔(Doris Schopper)
罗尔夫·苏瓦龙(Rolf Soiron)
布鲁诺·施塔费尔巴赫(Bruno Staffelbach)
海迪·塔利亚维尼(Heidi Tagliavini)
丹尼尔·蒂雷尔(Daniel Thürer)
莫罗·阿里戈尼(Mauro Arrigoni)
蒂埃里·隆巴尔(Thierry Lombard)
梅尔希奥·德穆拉尔特(Melchior de Muralt)[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代表处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负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中国、朝鲜、韩国和蒙古四国开展工作。该代表处1987年始建于香港,1996年迁往曼谷。2005年7月,代表处迁至北京。[8] 
东亚代表处的主要任务是促进社会各界了解并实施旨在最大程度减轻战争苦难的国际人道法。代表处还致力于使各国政府、专家学者和各国红十字会熟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全球开展的人道和紧急应对工作。
东亚代表处在中国的活动主要包括:
  • 推广国际人道法。与政府保持积极对话,同时在高校开展国际人道法教育及研究。
  • 关于人道问题对话。包括与政府对话争取政府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人道活动的支持;与中国红十字会开展合作项目;向各大媒体介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中国和世界各地的人道活动;通过中文官方网站和出版刊物使公众关注人道问题;与智库及相关研究机构保持接触,就如何对弱势群体进行帮助交换意见。
  • 为云南昆明的假肢康复中心提供支持,该中心现由中国红十字会云南省分会负责,其工作之一是为地雷幸存者提供假肢。[9] 
  • 与中国政府部门就监狱卫生问题进行交流,举办各类研讨会,并特别关注结核病与艾滋病的管理问题
  • 组织和支持专业培训和活动,旨在加强紧急情况下的人道应对能力。2012年,此项工作包括H.E.L.P.(密集人群卫生应急)培训课程。该课程旨在向专业人员提供在紧急情况下开展卫生干预所必需的公共卫生知识。[8]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国红十字会

编辑
中国红十字会[10]  于1904年在上海创立,起初叫“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建会后一直从事救护伤兵、救助难民和赈济灾民活动,并积极参加人道主义救援活动。1906年,清政府签署承认了《日内瓦公约》。1907年,“万国红十字会上海支会”改名为“大清红十字会”。1912年,“大清红十字会”改名为中国红十字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1912年1月15日通报各国,正式承认中国红十字会为国际红十字运动的成员之一。1919年,红十字会国际协会成立后,中国红十字会于当年7月8日加入该会。1952年7月,第18届国际红十字大会承认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惟一合法的全国性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因而成为新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第一个恢复合法席位的团体。
  中国红十字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许多国家红十字会有着良好关系与合作,也积极援助姊妹国家红十字会。1985年以来,中国红十字会曾三次担任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领导委员会成员,并担任副主席[11]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相互关系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内部的关系

凭借其在国际人道法中的历史和地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红十字运动的领导机构,然而在运动中它也经历了一些权力斗争。1997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联合会签署了塞维利亚协议,进一步对运动中这两个组织的职责进行了划分。根据协议规定,在未发生武装冲突的紧急状况下联合会是运动的领导机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世界格局中的关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国际社会中最大的,最为人尊敬的非国家人道组织之一。一个多世纪以来,它致力于为武装冲突的受难者提供援助和保护。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职责使命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法律职责
此项职责具有两个渊源:
《日内瓦公约》,它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承担以下任务:探视被关押者;组织救援行动;帮助离散家庭重新团聚以及在武装冲突期间进行类似的人道活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章程》,它鼓励该组织在《日内瓦公约》不适用的国内暴力事件中承担类似的工作。
《日内瓦公约》是有拘束力的国际法条约,它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适用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章程》是在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通过的。该大会每四年召开一次,《日内瓦公约》的缔约国都参加会议,因此,它赋予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章程》一种准法律或“软法律”的地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宗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一个公正、中立和独立的组织,其特有的人道使命是保护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受难者的生命与尊严,并向他们提供援助。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通过推广和加强人道法与普遍人道原则,尽力防止苦难发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创建于1863年,它是《日内瓦公约》和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发起者。该组织负责指导和协调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在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中开展的国际行动。[12]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人力资源部

编辑
已经有超过1400人,包括专业人员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参与到了本机构在世界各地的实地工作中来。他们的工作得到了大约11000名当地雇员的支持,以及 大约800名日内瓦总部雇员的支持和协调。
由于事件的轻重缓急是迅速变化的,因此所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都应灵活变通,应该时刻做好准备,可以立即出发到一个发生战争或战争刚刚结束的国家的陌生环境中去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必须做好准备,在受雇的头24个月中接受无人陪同的外派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寻求成熟、有动力、具有团队精神的人,他们应具有与不同背景和文化的人互动以及对抗压力和困境的能力。
有171个国家红十字会参加了这一旨在弘扬人道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进步事业的运动。[13]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基金和奖励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负责管理许多基金。例如,保罗·路透基金每两年颁发一次,以鼓励国际人道法相关著作的出版。法国莫里斯·德马德尔基金为因事故、生病或死亡而处于困境中的红十字和红新月运动的工作人员或其家庭提供帮助。昭宪皇后基金则是为了促进“和平时期的救援工作”,而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奖章则授予那些“在和平或战争时期表现出众”的人。
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致力于在武装冲突以及流行病疫情、洪水和地震等紧急局势中预防和减轻人类苦难。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财政与预算

编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资金来源包括《日内瓦公约》的缔约国(政府)各国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超国家组织(例如欧盟委员会);以及公众和私人捐助。所有的捐助都是自愿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得到资金前就会开始对实地的紧急需求做出反应,并依赖于捐助者的善意来尽快获得资金。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于每年年终提出总部和实地两份预算吁请,以维持未来一年的活动。活动信息以及统计数字和财政表格(以最初的预算吁请为基础)都在年度报告中汇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救灾争议

编辑
2014年7月20日,超强台风威马逊过境,南方多省收到影响,海南广东广西多地道路一片狼藉,交通受阻,经济损失严重。
“威马逊”过后,琼粤桂三省区数十万受灾群众在高温炎热、水电中断的情况下等待应急救助。红十字会总会已调拨存储在广州备灾中心的2000床棉被运往台风灾区,估计7月20日下半夜到达湛江、茂名、阳江。
此时的海南、广东、广西受灾市县普遍达到35摄氏度高温。湛江市徐闻县重灾区的海安、龙塘、前山等镇政府干部向记者表示:因水电中断,灾区急需供水;安置点里的群众需要凉席、毛巾被,但棉被肯定是用不上的。一些基层干部和群众对此并不认同:一些被大水冲垮房屋的群众,可能真的需要棉被过冬用,但那也是灾后重建所需。当务之急是应急救灾。灾区此刻迫切需要的是凉席、饮用水、粮食、急救防疫药品等。
红会回应
2014年7月22日,红会负责人称灾区房屋倒塌情况严重,很多受灾群众连帐篷都进不去,他们只能拿门板、木板搭床,在这种情况下,棉被就不止是棉被了,它能铺能盖,用途广泛。其次,广东虽然天气热,但存在昼夜温差。这次灾区群众多集中在农村地区,有老人、小孩、孕妇等体弱人群,他们需要被子。所以给海南发5000件夹克衫也是这个考虑。[1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重要事件

编辑
2014年8月4日,红十字会发布声明回应郭美美案表示,郭美美的所作所为不仅令中国人道、慈善事业遭受损失,也严重破坏了社会诚信体系,每个社会公民都是受害者。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新闻发言人希望,公安机关的侦查结果不仅还红会一个清白,同时也给全社会一个重塑诚信体系的机会。[15] 
2014年10月2日,一枚炮弹落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驻乌克兰代表处附近,导致该处的瑞士籍工作人员洛朗·迪帕基耶身亡,安理会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同时向迪帕基耶的家属、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以及瑞士政府表示深切同情和衷心慰问。安理会还强调,有必要对这一悲剧性事件展开客观、彻底的调查。[16] 
2015年5月1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莫雷尔。 习近平高度评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150年来在国际人道主义事务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并高度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和支持红十字事业。莫雷尔感谢中国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表示中国有着重要的国际影响力,为国际红十字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1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社会评价

编辑
习近平高度评价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成立150年来在国际人道主义事务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感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积极参与中国人道救援。习近平表示,红十字不仅是一种精神,更是一面旗帜,跨越国界、种族、信仰,引领着世界范围内的人道主义活动。人道主义事业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相信红十字精神将不断发扬光大。[18]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社会团体 国际人道组织